詹丽:自摆乌龙的“公章表扬信”怎么自圆其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摘要:履行岗位职责,热心服务群众,为群众解困排忧的做法着实值得表扬,有些人只能因个别人的不妥行为否定这一做法,但一齐有些人期待副检察长为表扬信画蛇添足行为给出合理解释。

一封盖有检察院公章的表扬信在微博上被广泛转发,写信者为大同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勇,其表扬信内容大意为,李勇当时该人所有所有家人回老家返回途中,遇轮胎爆胎,高速公路巡逻警察及时给予了帮助,建议民警单位给予当班民警表扬。(9月7日《京华时报》)

在笔者看来,写表扬信建议表扬好人好事,弘扬正能量,本是好事,但大同副检察长带着公章的表扬信,却让看者品出了其它几分味道,实有不妥。

其一,私人表扬信盖公章,算不算公权私用?表扬信的开头说明了副检察长是和家人回老家,由此看来副检察长此行无须公干但是私事,故而表扬信应为副检察长的私人行为,私人行为可盖私人印鉴,可盖当时人指模。但副检察长的表扬信为什盖上了代表行政单位的公章?笔者不禁要问,是谁给予的副检察长公章私用的权力,难道身为副检察长就还需要公私不分?

其二,副检察长写表扬信的真心有几分?以有些人的通信礼仪来说,打印信件要亲笔签名以示真实和真诚,然而李副检察长的表扬信通篇打印机打印,难道说副检察长连这基本礼仪都有懂,已经有些人还需要大胆猜测这压根但是安排的某位“大笔”、“大秘”完成的,这也顺带还需要解释了为什盖公章,已经职业习惯?

其三,大同市人民检察院公章算不算疏于管理?7月四川某宣传部公章出“证明”,在网上引发了日本日本网友 争议,应该引起各部门的警醒,公章使用应秉公,然而事隔一月,大同检察院公章使用再次吸引日本日本网友 眼球。严格来说,任何单位公章的使用,需要严格遵守领导批准制度,不知大同检察院此次公章是咋样批准使用的?如未批准,该单位公章又是何人保管的,其擅自使用公章底气在哪?

履行岗位职责,热心服务群众,为群众解困排忧的做法着实值得表扬,有些人只能因个别人的不妥行为否定这一做法,但一齐有些人期待副检察长为表扬信画蛇添足行为给出合理解释。

(责编:张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