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蜂窝被捅后 点评造假在电商、OTA等平台依旧活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“马蜂窝数据造假”风波持续发酵。10月22日23时21分左右,自媒体“小声比比”发布针对马蜂窝“造假门”的第三篇文章——《我承认,我门是有组织攻击马蜂窝的》,对22日早间马蜂窝所发布的官方声明中,关于点评数量、点评占比、“甩锅”商家等观点提出质疑。

  每经记者 李卓实习记者 刘洋 赵雯琪实习编辑 王丽娜

  对此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联系上马蜂窝方面,截至发稿,马蜂窝方面未有最新公布。不过有媒体报道,马蜂窝创始人兼CEO陈罡23日最新公布称,在餐饮等点评数据方面实在地处每项问题图片,但远没人 外界表述的没人 夸大。马蜂窝也已刚开始了了对相关问题图片进行整改,但其表示对相关表述中的一定量“抹黑”行为,将交由法律判定。

  马蜂窝数据造假事件爆发后,UGC(用户原创内容)平台、OTA(在线旅行社)甚至电商平台刷单、造假等问题图片,重回大众视野。在22日的声明中,马蜂窝便表示,平均每周处理逾2万条违规广告。

  在此次事件的舆论风口浪尖,记者在某电商平台随机搜索,找到多家提供马蜂窝点评、游记造假服务在内的商家。业内人士表示,爬虫抓取、抄袭和造假在互联网行业太多少见,甚至成为何都有有平台和商家屡试不爽的“捷径”。点评造假为何屡禁不止?

  马蜂窝持续被捅

  “开战今晚第三篇。”10月22日晚6点49分,马蜂窝“数据造假”爆料人“梓泉”发布我门圈,并贴上一封诉讼服务告知书的照片。根据告知书,马蜂窝起诉深圳乎睿数据、丁子荃(即梓泉)名誉侵权案获立案,经审核已由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接受材料,目前案件已依规进入法院多元调解案件系统。

  就在“梓泉”宣称“开战”的7个小时前,记者到访了马蜂窝地处北京的总部所在地。

  正值午餐八时,整体色调呈黄色的马蜂窝大楼,进进出出的大多为一张张青春英文面孔,有些员工谈笑风生,似乎有些也没人 被近日的造假风波所困扰。面对自媒体账号“小声比比”的两篇质疑文章,马蜂窝相关负责人仅公布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称,“正在走法律程序运行。”

  在此后后,记者已联系上“梓泉”此人 ,并尝试通过邮箱联系乎睿数据团队。22日晚间23点21分左右,“小声比比”发布针对马蜂窝“造假门”第三篇文章。在该文中,“梓泉”针对22日早间马蜂窝的官方声明提出质疑。

  为外界所关注的是,马蜂窝在发布的官方声明中表示:“点评内容在马蜂窝整体数据量中占比2.91%,涉嫌虚假点评的账号数量在整体用户中的占比更是微乎其微,马蜂窝已对这每项账号进行清理。”马蜂窝进而认为,自媒体所述用户数量,与事实和第三方机构的数据都严重不符,同去,马蜂窝也指出,难能可贵会有造假问题图片,应归结为“不法商家的违规行为”。

  对于上述马蜂窝声明中说法,“梓泉”则认为是偷换概念、避重就轻。

  “梓泉”在第三篇文章中具体称,按照马蜂窝的官方宣传,其旗下有280万真实点评。假若这280万条“真实点评”占的是“条数”的2.91%,则马蜂窝的游记、攻略有7亿条(即剩下的97.09%);而假若2.91%占的是“数据大小”,你这一 比较亦无意义。将会,一篇游记的数据量将会假若一篇点评的几万倍。若居然没人 ,即便数据量是2.91%,亦十分重要。“梓泉”据此认为,马蜂窝点评内容仅为2.91%的说法为“偷换概念”;点评内容占比“微乎其微”的表述为“避重就轻”,并质疑其将违规行为归咎商家为“顺手甩锅”。

  不仅没人 ,“梓泉”的文章还表示“有更多证据,将会做好了公正和司法鉴定,将在接下来逐步放出”。

  记者就该文的相关质疑,向马蜂窝方面求证,不过截至记者发稿,马蜂窝方面尚无公布。

  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,马蜂窝联合创始人兼CEO陈罡23日最新公布称,针对这几天网上总爱 跳出的“马蜂窝点评数据相关问题图片”,马蜂窝已认真进行自查,核实结果显示,马蜂窝在餐饮等点评数据方面地处每项问题图片,但远没人 外界所表述的没人 夸大。马蜂窝一刚开始了了对相关问题图片进行整改,重新梳理工作流程,堵住漏洞。但对相关表述中涉及一定量明显“抹黑”行为,将交由法律判定。

  随着“马蜂窝数据造假”事件的持续发酵,乎睿数据团队刚开始了了逐步对外发声。10月23日深夜4点34分,记者收到乎睿数据团队的书面邮件。在邮件中,乎睿数据提供一个多多附件——乎睿数据官方声明与删改报告PDF版。

  在官方声明中,乎睿数据对事件的起源、发展作出解释,称“曝光马蜂窝数据造假,纯属顺手为之,没人 针对任何此人 或企业”。

  买粉、买点击业务“繁荣”

  “没事,删了及时补发。”10月23日下午,某电商平台一位卖家给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发来最新回复。

  马蜂窝数据造假事件爆发后,包括OTA、UGC平台甚至电商平台的数据造假问题图片重回聚光灯下。马蜂窝在声明中称,平均每周处理28000条违规广告,查封8000个违规账号。

  记者随机在某电商平台搜索、查找,便找到多家提供“数据服务”的商家。几轮对话后,一位商家(A商家)给记者发来了报价单,称“你这一 是有些客户做的,全套”。

  根据报价单,商家A可在马蜂窝上提供五方面的数据服务(或称“推广”)——“游记”(文本创作)、“游记发布”(发布在平台上)、“游记推广”(进行排名推广)、“游记提及”以及“商户店铺”(即点评)。一套共18520元,优惠价格为14800元。

  与此同去,另一位商家(B商家)告诉记者,其所提供的游记为“精品伪原创”(“都在原创”),每千字收费120元。此外,“排名维护”每月每篇180元,“游记提及”每篇80元,点评每条6元,总价为上份报价单的70%。该商家对记者称,“干马蜂窝6年了”,后能 向记者发来十余个软文网页链接。

  “咱们你这一 (虚假数据)会不想被马蜂窝那边发现,有些删除呢?”记者问道。“我门应该是最强了,删了维护期间及时补发。”B商家回答称,5元账号和“让我写的点评的质量”根本没人 看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B商家还对记者说,“这价格谁给报的,谁干你这一 我都熟。”在获悉B商家的报价远低于此人 后,A商家向记者列出三点:“我门发布的游记排名比任何一家排名都好”“点评商家的账号和点评的质量我门比任何一家都好”“我门是唯一一家马蜂窝做得效果最好的推广商家。”5元账号和“让我写的点评的质量”根本没人 看,A商家强调。

  “那我门你这一 不想被平台检测,后后能 被删帖吗?”记者抛出相同的问题图片给A商家。

  “几率小,将会你没人 把信息暴露出去,基本不想,除非你在我这咨询了,在其你家也问了,为了报复你,投诉你,网上也不有啊。”商家A表示,“我后后媒体企业合作了一家80万的单子,他咨询了两家,结果订的我门家,那此人 就使坏啊,有些我知道那个是他做的,我找他跟他谈。”

  在此基础上,他声称,“我的微信有800此人 ,基本都在我的客户”,“有的人选错了,估计再假若敢推广了,有些人选对了,就推广了6年,这假若我客户没人 多的原应”。在一番“苦口婆心”的同去,A商家给记者更新一个多多价格更低的价目表。

  当然,数据造假黑产不止在马蜂窝,记者搜索发现,相较于马蜂窝“推广业务”,实际上从事UGC平台的买粉、买点击等业务更加“繁荣”,而电商平台刷单等痼疾更是屡见不鲜。

  虚假点评、刷单等乱象,为何在互联网电商平台、旅游OTA平台甚至UGC平台屡禁不止?

 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、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评论抄袭、数据造假属于普遍行为,不仅是旅游网站,有些的点评类网站,包括电商平台都总爱 地处虚假点评、水军等问题图片。其中既有平台所为,都在商家所为,一般情况报告下是商家所为。

  与抄袭、造假的普遍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对此类问题图片的惩罚案例少之又少。据赵占领透露,目前判刑的不能今年上7天 上海有一例,有些少每项有工商管理部门进行罚款。这或许也是在各大互联网平台虚假评论、水军猖獗的重也不原应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