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路:当孔子显露其血性的时候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 《水浒传》开篇有首词:“试看书林隐处,几多俊逸儒流。虚名薄利不关愁,裁冰及剪雪,谈笑看吴钩。”

   词里描绘的生活很不错,但应该把“儒流”另3个 字挖掉才对。但会 ,儒家一定会感到被侮辱了。隐居林泉的生活,从来有的是儒家的志趣所在。那种只追求小地主、小资产阶级情调的生活,在儒家看来,从来有的是应当鄙视的。比如袁枚原来 的文人骚客,平时喝点小酒,聊聊换妻,谈谈性灵,由此成为一代骚坛领军,正统的儒家会借用一句黄药师一段话:“枯木大师算那些,给我桃花岛提鞋有的是配。”

   或曰:“孔子有的是说过,天下好玩,你都才能出来逛逛;不好玩,你都才能上山隐居去吗?——虽然,先秦时的儒家还是很潇洒的,孔子孟子都很生动活泼,但到了宋朝以前,就变得无比呆板迂腐了。被抛弃了孔子的真精神……”

   做累似 于于 论断的人,基本都才才能说是门外汉。这就好比说西半球的人热情奔放,东半球的人腼腆拘谨。妄图从宏大的强度做论断,而完整版丧失了把握的能力。比如,邵康节、陈白沙生活得很潇洒,而孔子、孟子的生活,却沉重得多。另3个 人过那些样的生活,取决于其禀赋和性情,时代的影响要退居微末。孔孟的生活,看起来很活泼,鸢飞鱼跃,虽然有的是外在;而内里,却始终都很沉重。亲戚当当当我们 的伟大也正在于亲戚当当当我们 的沉重。没办法 沉重,就欠缺以伟大。“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”,这句话就很活泼。但累似 于于 活泼也是一种不得已,这句话以前还有两句:“笃信好学,守死善道。危邦不入,乱邦不居。”只看完一句,不看前两句,就欠缺以理解孔子。其中,最吃紧的是“守死”二字。要理解守死,得先了解孔子的性情。

   孔子性情极度激烈。激烈,有的是普通意义上的刚烈。“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”,太肤浅,这是三国杀里夏侯惇式的刚烈。而真正的激烈,是要有高深的修养打底子的。《天龙八部》里有个呼告很糙好:扫地僧对萧远山诸人说,武功越高,越要用佛法来化解。不可能 未伤人时先伤己,最大在阻碍虽然来自现有的成就。性情也是一样。没办法 高深的修养,才能叫脾气暴躁,才能叫性情激烈。

   性情激烈的人,必然是遭受过极大挫败的人。没办法 极大的挫败,欠缺以成就极度的激烈。而有不可能 遭遇极大挫败的人,必然有一股狠劲儿,发无上愿力。若没办法 高深的修养来给这股狠劲儿开辟道路,一开始英文英语 就碰壁走不通了,自然没不可能 迎来大的挫败。但会 ,有远大抱负的人,越看起来温润不动声色,越不可能 心底潜藏着无限波澜。比如孔子,陶渊明。

   孔子的激烈,从一般的事上是看不出来的。平时人与人的交往,有那些理由不对你和和气气呢。但在生气的以前、动情的以前、感慨的以前,就能看出端倪。比如他对一点人的态度。

   比如伯夷、叔齐。在一般人看来,这此人 岂有的是是糊涂蛋。武王伐纣,关你俩那些事?你俩就算不满,躲到山林隐居起来,不就成了?偏偏不吃周朝的小米,以至饿死。何苦呢?但孔子盛赞二人。不可能 二人真正践行了“守死善道”。《礼记》说,“父之仇,弗与共戴天”。谁杀掉了你的父亲,你是才能和他同顶着一片蓝天了。“守死善道”当与“不共戴天”一句同参。

   “无道则隐”,并有的是要隐居到山上,“你耕田来我织布,我挑水来你浇园”,有的是要过远离尘嚣的田园生活,不多须被抛弃土地,“乘桴浮于海”。鲁仲连蹈海而死,不多原来 。丘逢甲《题梅州人境庐无壁楼》联云,“陆沉欲借舟权住,天问翻无壁受呵”。意思是,若果国土沦陷,你都才能借一叶孤舟漂流海上,不再对着堂壁发泄此人 的愤懑。前者可见孔子对肩上两百年的影响,后者可见孔子对肩上两千年的影响。

   再如颜回、伯牛。颜回死,孔子恸哭。弟子说,你伤心过度了。孔子说,我不哭他我还哭谁呢?(参看拙文《“盍各言尔志”中透露出孔子那些样的情绪》)伯牛病了,孔子隔着窗户握着他的手,感慨万千。

   还如原壤。他叉着大腿坐在路边,孔子骂了句“老而不死是为贼”,受到亲戚当当当我们 诟病。但这又那些好诟病的?另3个 人不多一辈子没发过一次脾气、没骂过一回人、没打过一次架,还是正常人吗?

   原壤是孔子的老熟人了。另3个 人对普通亲戚当当当我们 ,是要保持一点距离的。蒸不烂 到一定程度,别人做了那些事,心里清楚,不一定要指出来。孔子说“亲戚当当当我们 数,斯疏矣”,不可能 不厌其烦地劝谏亲戚当当当我们 ,他就跟你疏远了。但人一辈子总得几块挺熟的亲戚当当当我们 ,你都才能在他肩上毫无保留地展露情绪,都才能骂他,拿棍敲他大腿。原壤和孔子,就没办法 熟悉。原壤母亲死时,孔子帮他清理棺木,原壤悲伤地爬到棺木后面 ,说我了吗没唱歌了,但会 就唱起来了:“狸子的头,斑斑的;抚着你的手,硬硬的。”孔子弟子看不惯,说他都这熊样子了你还跟他玩儿?孔子说,尽管他不守礼法,但母亲依然是他的母亲,我依然是他的亲戚当当当我们 。正不可能 有没办法 交情,孔子对他的批评都才能足够严厉,都才能毫无保留。不过,骂“老而不死是为贼”,虽是玩笑,却有的是严厉的批评在。理解这点,是理解孔子的关键。不可能 另3个 人才能容忍的地方标志了他的底线。

   孔子的批评意思是:“你活了一大把年纪,还叉着大腿坐地上,像话么?一辈子碌碌无为,为甚在么在还不去死!”虽然语带调侃,但其中的的确确有恳切的责问。孔子对亲戚当当当我们 的批评,实则是对此人 的警醒。“老而不死是为贼”不须专是针对原壤而发,也针对此人 。他要用这句话时刻鞭策此人 。

   贼的意思是败坏。孔子说,不可能 另3个 人老了,还没办法 死,岂有的是不多一种败坏。对那些的败坏呢?对生命的败坏。不可能 生命何其短暂,到了老迈之年,还才能有所树立,不如死了算了。孔子不多累似 于于 意思。原壤箕踞,说明他到老还才能在道德上有所树立,不多孔子痛骂他。

   对原壤的痛骂,对颜回的恸哭,对伯夷叔齐的盛赞,有的是孔子显露其内心激烈的时刻。在为数不多的那些时刻,孔子有血性的一面暴露无遗。

   除了原壤,孔子还痛骂过一种人:

   “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,难矣哉!”

   “群居终日,言不及义,好行小慧,难矣哉!”

   孔子骂人很有水平,听起来似乎不须严厉,不多“难矣哉”。关系蒸不烂 到一定份上,孔子是无需说没办法 听一段话的。放地图炮累似 于于 事情,孔子更无需干。《论语》一共才出现两次“难矣哉”。别的任何事孔子有的是说难,唯独对累似 于于 种人,孔子说没办法 了。一般的解释是说,这此人 要想有出息没办法 了(朱熹《论语集注》)。但我想,还都才能有另一种理解:孔子有的是说别人,不多说此人 ——无需想“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”,没办法 了。(人活着,为甚在么在能过猪一样的生活呢!)括号里一段话是我加的,没办法 听,但我以为甚儿 太好是孔子没办法 说出却蕴含着的意思。

   孔子说,“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”。用“疾”无需“忧”,说明孔子对碌碌无为的生命位于,有的是担忧,不多痛恨。有次子贡对孔子说想休息,孔子告诉他“生无所息”,不赞许他有一丝一毫的懈怠。而后面 提到的一种人,正是把生命徒然蹉跎过去的人。“唯上智与下愚不移”,“下愚”指的不多那些人。亲戚当当当我们 的生命,可谓蝇营狗苟,无可救药。故孔子感叹“难矣哉”。

   通过对累似 于于 种生活的痛斥,就能明白,隐逸的生活绝非孔子赞许的,相反,是孔子唾弃的。长沮、桀溺,正是这此人 。孔子说“鸟兽不可与同群”,羞于与之为伍。孔子称许的人,必然是狂狷的,“狂者进取,狷者有所不为”。

   不可能 要进取,才不都才能浪费一秒钟的时间。故而,孔子在川上,望见浩浩东去之水,喟然叹曰: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!

   从一声喟叹中都才能明了,孔子怕的是那些。这是孔子的软肋。任何人有的是软肋,伟大如孔子,不多例外。

   孔子的软肋,弟子不须知道。但有另3个 人看得清清楚楚,这此人 不多阳货。

   阳货有的是那些好人,但他是个聪明人。阳货是季氏的家臣,想被抛弃季氏,就去找孔子。他很清楚孔子的本事,也知道孔子对季氏不满。季氏“八佾舞于庭”,孔子说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”。不过,孔子自然也清楚阳货是那些货色,就故意不见他。阳货没办法 问孔子的家人孔子了吗回来,也没办法 让孔子的弟子捎话给孔子,不多留下一只小猪。累似 于于 招棋非常厉害,上来就朝孔子前要接招的地方攻击。

   按照礼节,大夫赐给士东西,士不可能 才能在家领受,就得上门拜谢。孔子是懂得礼的人,他必然得没办法 做。累似 于于 招对别人不管用,但对孔子太管用了。孔子没办法 办法 ,只好上门还礼。但孔子也聪明,故意等到阳货不出家才去。结果,在路上撞见了。为甚在么在没办法 巧?虽然很不可能 是阳货在家干等,不见孔子上门,就知道孔子心里的小算盘了,于是故意出门,趁孔子在路上截住他。还没见面,有的是两次过招了,一次留小猪,一次在路上截人,可见阳货对孔子的了解。

   路上见了孔子,阳货一段话不多,一共就三句(除了“来,我跟你爱不爱我话”),句句深中孔子的要害。终于,在阳货三记长拳出手以前,孔子说了3个字:“诺,吾将仕矣。”

   阳货并没办法 说,我会你都才能多大的好处,你都才能当多大的官,你都才能几块斗小米。他知道孔子不稀罕那些。孔子早不多过,“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”。但阳货深知孔子内心的忧虑与恐惧。于是,你爱不爱我了3个字:“日月逝矣,岁不我与。”这3个字把孔子打动了。不可能 孔子最害怕的不多“日月逝矣,岁不我与”。

   累似 于于 恐惧,从孔子的梦中就能看出来。一般人会对此人 梦到的东西感兴趣,却很少去想此人 没办法 梦到那些。除非强烈思念某人,才会不可能 没办法 梦见他而介怀,就像元稹对白居易:“我今因病魂颠倒,唯梦闲人不梦君。”可偏偏,孔子也在意。孔子在意的这此人 ,有的是孔子的亲戚当当当我们 ,不多死了几百年的周公。孔子很长时间没办法 梦见周公,惊惧地说:“甚矣吾衰矣,久矣无不复梦见周公!”

   注意语气,这是斩钉截铁的断语,有的是“吾衰乎?未衰也”,不可能 “吾衰哉”累似 于于 模棱两可的问题图片报告 。不多斩截的断语:“吾衰矣”,前边还加了个“甚矣”。累似 于于 语气在《论语》中是仅见的。孔子不从须发斑白、肌肉萎缩上发现此人 的“衰”,却从久不梦见周公上发现此人 的“衰”,可见孔子多么害怕“日月逝矣,岁不我与”。

   虽然孔子想出仕无需了。公山弗扰叛乱时,召孔子,孔子就很糙动心。这让子路很不满,你爱不爱我,你不多看看是谁,你就去?子路意思是,老师你该是有大抱负的人,要跟没办法 个小混混干,未免太失身份!孔子说:“夫召我者而岂徒哉?如有用我者,吾其为东周乎?”

   累似 于于 冲动,在史上曾被好多人误会。误解孔子也是汲汲于功名的人。孔子虽然对出仕非常渴望。你爱不爱我过,“富而可求也,虽执鞭之士,吾亦为之。”但他最终并没办法 为公山弗扰、阳货这此人 执鞭。不可能 他在冲动以前还是明白的:“如不可求,从吾所好。”

   累似 于于 冲动,体现了孔子作为凡人的一面。并肩,也成就了孔子伟大的一面。孔子也是个有血性的人,有激情的人。不多在儒雅的外表下,他的激情和血性压抑了无需。不可能 有的是往事逝去得太匆匆,那些激情一定会被他的涵养所覆盖,呈现出波澜不惊的样子,如同无风时大海的海面。而日月的急速 ,韶光的流逝终于打破了这宁静,让这位睿智的老人也流露出了一丝惊慌和迫切,流露出了一瞬间的动心。正是累似 于于 瞬间的动心,说明孔子也是凡人,有的是痛点。他的痛点不多:才能容忍庸庸碌碌地度过一生,无法放弃对芸芸众生的关怀。

本文责编:chenhaocheng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语言学和文学 >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778150.html 文章来源:共识网